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告訴你一個祕密。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未戳破的雙向暗戀,畢業後重逢,很短很短

➢勝茶主頁的七夕活動文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爆豪勝己走進宴會廳時,一眼便看見倚在紫藤花雕飾旁,正在和什麼人攀談的御茶子。


        她已經留長了些的頭髮在身後挽成了漂亮的髮髻,身上一襲粉色的修身長裙禮服從腳下開著茂盛的淺米白色玫瑰直到胸前,白皙的脖頸處圈著白銀色的項鍊十分顯眼。褪去了學生時期女孩稚嫩如花苞的氣質,那張白淨的面孔上卻是少有的尷尬無奈,他忽然便想起在雄英唸書時似乎也曾經遇過這樣的場景。


        「喂,無重麗,過來。」他下意識地喊出聲,不遠處的男女一同望了過來,男人一看見他神情就顯得有些頹喪,而女人則是露出驚喜的笑容,對男人點點頭致意,撒開步子朝他跑了過去。


        「哇,爆豪同學......不對,爆豪君,好久不見。」她的聲音清麗,在他耳膜炸開成一朵朵芬芳玫瑰。


        其實也並沒有多久不見,他曾在某次聯合行動裡匆匆瞥過她一眼,後來一直透過切島和上鳴得知她的近況,偶爾也能在新聞中看見她。


        他並沒有回應她,語氣低低的透著些怒火:「為什麼都成為職業英雄了還能被隨便的男人纏上啊。」


        「才不是呢......是一種社交啦!只是發現他講的話實在有點無聊......」


        御茶子抬頭看向好像又比自己高了好幾公分的爆豪,亞麻金色的頭髮難得梳整著瀏海分邊,宴會廳暈黃色的光線淬著那雙鴿血寶石般的瞳眸顯得有些模糊。酒紅色的襯衫外套著一件午夜藍背心,胸口垂掛著一枚香檳色玫瑰的緞帶胸針,意外地和她身上玫瑰禮服有些相似。


        看看他身後似乎也沒有帶什麼舞伴,或者說從以前開始爆豪便一直是這樣孑然一人,俊秀帥氣的面容刻上一副極大的脾氣像是拒人於千里之外,她鬼使神差地開了口。


        「吶,爆豪君,你要跟我跳舞嗎?」


        爆豪沒有說話,只是皺緊眉頭。


        「......跟我跳一支舞嘛,然後作為交換,我告訴你個祕密。」茶褐色眼底晶光閃爍,抹著他看不清楚的神色。


        「我說妳呀,」他望向她朝他遞出的手,終於耐不住伸手將她拉進自己的手掌裡,「這種事不是該女孩子開口的,怎麼還是這樣蠢。」


        回應換來了女人輕鈴般的笑聲,雖然他這次本來只是礙於事務所上司的面子被逼迫著不得不來,也不打算跳舞只想露個面了事,但卻無法拒絕她遞出的那隻手,還有她眼底道不明的情緒。


        真是奇怪啊,這個女人。


        無論是多年前在雄英唸書時就總愛纏在他身邊的模樣,還是現在他明明一臉不打算加入的表情,她總有辦法磨得他沒了脾氣拒絕她。


        爆豪踩著大提琴的節奏拉著手裡的女人進了宴會廳中央的舞池,粉色長裙上的玫瑰隨她轉身的動作在暈黃燈光下閃爍起幾許錯覺般的星光,裙襬底下轉起綴著玫瑰的粉色綢緞高跟鞋,腳尖流暢點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明明兩個人是第一次共舞,他們卻好像十分熟練彼此的節拍和動作。


        「爆豪君......意外地很擅長跳舞呢。」御茶子順著手上的力道轉進爆豪的臂彎裡,抬眸看向近在咫尺的那雙紅眸,如同多年前那樣故作玩笑地提起,「該不會是已經和很多女孩子跳過舞了吧?」


        爆豪低眉,垂向她的目光驀地深邃。


        「這種事才沒什麼擅長不擅長,跳個舞罷了。」赤色雙眸瞇起,挽著她的手把她托起繞了半圈才放下,任她在自己的手臂中輕躍旋轉,再藉由兩人牽在一起的手拉著她退回懷中。


        御茶子輕輕笑出聲,是和許多年前一樣的回答呢,即使新聞上看到的他好像漸漸收斂起壞脾氣,不再動不動就爆粗口,但爆豪果然......沒什麼變。


        想到這,她彷彿安心許多,踩著旋轉的步伐穿過他的手臂底下,定格在她的背輕輕靠上他胸膛的動作。


        「爆豪君,再和我跳一支舞吧。」她這麼說著,抹上粉底透亮的臉龐揚起彎彎笑意,茶褐色的眸子緩慢地眨了一下,睫毛上閃爍著少許銀色星塵似的粉末,「然後,我告訴你一個祕密,你別說出去。」


        明明說好一支舞就要跟他說的秘密,怎麼又得再跳一支才能得到。爆豪不住腹誹。


        然而他也沒有拒絕,紅眸沉著難言的薄霧,沉默地拉著她轉起一圈又一圈,步伐在舞池正中央綻放出熱烈燦爛的玫瑰。




        Fin.


---


其實是昨天連夜在冰淇淋後一起寫的XDDD

很極限匆忙的趕上投稿......踩在三點線上丟出去(你


看到題目是交淺言深所以稍微改了一下私設,讓他們持續雙向暗戀直到畢業後重逢。

禮服部分參考了一下劇場版的配色但是把茶子的裙子改長一點(個人喜好

總之就是這樣,希望大家會喜歡:)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