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花吐き病 09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雙向暗戀,有花吐症梗,不適注意。

➢前篇請往這→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多日無法好好休息的御茶子,最後在保健室昏睡了整個下午,等她恢復意識時,爆豪正坐在她身邊,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


        「咦......?」她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身,「爆豪同學?要上課了嗎......?」


        「蛤?妳是睡昏頭了吧?早就放學了。」爆豪見她轉醒,便從椅子上站起,「醒了就給我收拾收拾出來,該回宿舍了。」


        御茶子眨眨眼,爆豪是在等她睡醒嗎?為什麼......她有一種莫名的違和感?想到這才發覺一直纏繞自己數日的疼痛和說沒幾句便蹦落而出的花已經消失,午休時的一幕幕竄出她的腦海,讓她瞬間滿臉通紅:「欸?!欸???花......爆豪同學......」


        「......動作快一點啊。」爆豪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把早就放在口袋裡的紙條丟到她面前,提起兩人的書包逕自走出保健室。


        什、什麼呀?!為什麼好像只有她很在意中午的事,這紙條又是什麼......御茶子咬緊下唇打開他丟在她面前的紙條,茶色雙眸在看見紙上的字時一下子瞪得渾圓,她匆匆忙忙跳下床追著他跑出去,還站在門口的爆豪只瞥了她一眼便準備往前走。


        「等、等一下......」她拉住他的衣襬,「爆豪同學......是你撕掉解決方法那一頁的嗎?」


        方才的紙條赫然就是奇異大全裡她始終找不到的那一頁,被仔細摺疊出痕跡,應該已經放在他那裡很久了。


        爆豪瞇著眼沒有回答,耳後卻泛起些不正常的紅暈。


        不是的,其實她真正想問的不是這個。解決方法上寫著,必須要和暗戀的人兩情相悅、互訴衷情才能治好,否則便會在幾個月內死去。


        兩情相悅。


        御茶子感覺到眼眶酸澀上湧,攢著他衣襬的手握得更緊:「爆豪同學......你喜歡我嗎?」


        書上說兩情相悅才能治好,既然她和他現在都不再吐出花,是不是他也同樣喜歡著她?不......如果......如果是爆豪先找到這本書,代表他比她還早得到花吐症,她幾乎無法忍受的疼痛,他比她還要早就一直承受著,卻看起來毫無異狀,明明知道會死卻還是什麼也沒有對她說......


        她越想越覺得難受,垂下頭淚如珠落。


        「......妳這傢伙,為什麼老是這麼愛哭啊。」她聽見頭頂傳來一聲輕嘆,一雙手捧起她被淚水沾濕的臉,茶色瞳眸對上他看上去有些無奈的紅眸,總是皺著的眉依然皺起,卻帶了些柔和的弧度,「蠢死又醜死了,這種事還要我講嗎?」


        「嗚......誰叫爆豪同學......老是、老是什麼都不說......你才是大笨蛋......」


        聞言,爆豪挑起眉手上用了點力,壓著她柔軟臉頰嘴唇高高嘟起,傾身印下一個淺嚐輒止的吻。


        「笨死了。」他說完便鬆開她轉身往前,似乎不打算再管她。


        什麼嘛......御茶子吸吸鼻子,一手撫上彷彿還殘留他溫度的唇,臉上是有些藏不住的笑。


        「喂麗日,妳再走這麼慢老子就不管妳了啊!」


        就像那天一樣,少年側身望著她,淺亞麻色金髮透著一線橘黃色明明暗暗,一手揹著兩個人的書包、另一手插在口袋裡,眉頭仍是高高皺起,但是這次她確確實實看見他微微揚起的唇角,夕陽下更加鮮豔的紅瞳映著她的身影,只映著她一個人。


        「......我就說,爆豪同學你應該要多笑笑的,多好看。」


        少女這麼說著邁開步伐,並肩走在他身邊,光線下兩人靠得極近的影子拉得很長,像是能走過一輩子那樣。






        後來雖然爆豪一直不願意告訴她,御茶子還是好奇地去查了香檳玫瑰的花語,花語是──


        『我只鍾情妳一個。』



        Fin.



---


終於寫完了!(完結灑花

來打點後記。


首先很感謝這段日子願意看我寫的勝茶、留言私訊給我鼓勵的大家,一直很擔心自己文筆不夠、詮釋的不夠好,但是你們給了我很多力量。

然後就像之前說的花吐症是提問箱裡點的梗,加上之前也一直有想過要寫花吐症,就決定來挑戰看看。


一開始對於兩個人的心花比較困擾,一直在思考是要用哪一種形式來呈現花語,是吐出的話像暗戀的那個人,還是吐出的花代表的就是自己的心情,最後決定讓他們將感情融成花,從心間發芽。姬金魚草的花語是請察覺我的愛意,所以前面都是茶子一個人偷偷的注視、偷偷灌溉自己盛開花的心田,從回憶裡發現自己的心意,雖然沒有明說但她的一舉一動確實抱持著希望對方能察覺她的心意。

然後是爆豪。

他們兩個人到底是誰先喜歡上誰這件事讓我想了挺久,不過大概從以前寫過的一些文就能發現,我很喜歡的是勝→→→→(←←茶這種狀態,又想到酒足飯飽曾經寫到爆豪在體育季上就把心輸給茶子(不得不說06基本就是滿足在酒足飯飽裡講到少年的每一次午夜夢迴。),所以才會有爆豪其實比茶子還早得到花吐症,卻撐得比茶子還久,直到花期將盡再也掩飾不住而曝露。

嚴格說起來寫到最後,吐出的兩朵花並不能說是分別代表兩個人的心情,確切一點來說,兩朵花同樣都是爆豪的心情,而茶子最終察覺了,於是兩朵花的花語成為他們共有的情感。


這或許是在講述一個少年少女彼此走近彼此世界的故事。沒有爆豪停下等待、沒有茶子邁步向前,他們的世界可能很難重疊在一起,畢竟他們是如此不同。但他們又是如此了解彼此,茶子能看透爆豪暴躁言行的意義,爆豪能熟知柔軟外表裡那顆堅韌的心,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彼此吸引,逐步靠近,最後能夠走在一起。


陽光下少年側著身和少女對視,走得慢也沒有關係,因為他會等著她,因為他只鍾情她一個,只要她也鍾情他。而少女能夠清楚看見他眼中映著的自己,所以能夠義無反顧的追上去,因為是的,她也鍾情他。


哎怎麼辦我好喜歡這樣的勝茶、好喜歡勝茶,也謝謝你們願意、喜歡看我寫的勝茶。

我會繼續再接再厲的!還想要寫各式各樣AU的勝茶啊啊啊(槌地板


順便再來宣傳一下提問箱......(妳

评论 ( 30 )
热度 ( 101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