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花吐き病 08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雙向暗戀,有花吐症梗,不適注意。

➢前篇請往這→ 01 02 03 04 05 06 07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爆、爆豪同學......」虛弱的聲音從床上響起,爆豪猛地抬頭,已經看得不是很清楚的視線裡是少女明明勉強撐著身子坐起,朝他關心地伸出手,「......你還好嗎?」


        他想要退離她卻動彈不得,聲音顯得有些破碎:「妳......離我遠一點。」


        一邊說著一邊又是無數朵玫瑰從他口中落下。爆豪冷汗直冒,胸口像是有什麼東西絞動纏繞著他的心臟,刺得他渾身發疼,她離他越是靠近,便越痛。


        仔細算算玫瑰在他心裡叢生的日子,他撐了這麼久,花期也到盡頭了吧。


        茶眸垂向在床下面露猙獰、手臂和額間青筋爆起,似乎是想挪動身子但怎麼樣也動不了半步,口中不停落下玫瑰的爆豪,御茶子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被藤蔓攀附著勒起,拉扯出疼痛。


        「爆豪......同學......」她一點一點緩緩朝他移動,而他無法阻止眼睜睜看著她靠近,艱難地下了床跪坐在他面前。


        「......叫妳,離我遠......」連話都已經說不好,爆豪眼前光線交錯糊成一片,僅只能聚焦在她身上。


        明白他未完話語的後續,她的眼眶有些濕潤,右手顫抖著撿起一朵玫瑰:「爆豪同學......你知道,這是因為喜歡一個人才會生出的花嗎?」


        她的聲音很輕,輕得在空氣中一觸即散。


        老子當然知道!爆豪無法回答,只是惡狠狠地瞪著她,拼盡全力讓自己能保持清醒。


        「爆豪同學......雖然你......的脾氣好像很差,做很多事情看起來都耐不住性子,對著小久......總是張牙舞爪,很容易跟人起衝突,嘴上沒講過什麼好話......還老是說我圓臉......」


        不明白對方為何突然自顧自說起來,他的拳握緊又鬆開,卻也只能繼續聽著。


        「......可是......爆豪同學......從來,從來沒有,輕視過任何人......即使是小久......爆豪同學也......正是因為心底認同他的力量,才......會感到害怕......才會......對他態度這麼差.......」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鬼話?!他睜大眼,視線裡少女身子一顫一顫的,目光卻緊緊盯在他身上,他彷彿能從她盛滿霧氣的眼底看見她心底盛開的姬金魚草,勒著她的每一次顫動。


        「......體育季的時候......也沒有看輕我......明明,爆豪同學這麼......強大......又耀眼......還是......很認真的跟我對戰......」感覺自己每說一句便有些喘不過氣,眼裡氤氳的水氣遮擋著她的視線,模模糊糊只能看見他亞麻金色的頭髮和赤色的眸子,語句斷斷續續不成章,「爆豪同學......一直很溫柔......幫我趕跑......路上的流氓,還幫我撐傘......烤肉......的時候......是擔心我才......追、追出來的對吧?還......為了我......停下腳步......」


        他的缺點要說起來非常多,光是開學後對小久的種種惡言相向就足夠她記下好幾筆惡狀,但此刻御茶子腦海裡一幕幕浮起的,都是他惡言惡語後那一絲難以窺見的柔軟。


        她的臉上綻放了極美的笑,沾著終於滾出眼眶的淚珠,像是荼蘼將要凋零前的燦爛:「我呀,最喜歡這樣的爆豪喔。」


        那一天,她原本以為他會一直邁步向前,她個子低腿也短追不上他,他們就是走在相異世界的兩個人,他卻停下了腳步在光裡呼喚她的名字,如鴿血寶石般漂亮的紅色瞳眸映著她,和她的世界交錯重疊。


        她才察覺到,她有多麼喜歡這個少年。


        不太能確定這份喜歡究竟是何時而起,只等到她發現時,心芽已經蔓過融融雪堆,在她的心臟盛開出花。


        「所、所以......爆豪同學......請、請去對著,你的心上人......表白吧......」
        強逼著自己繼續最後的話語,御茶子並不曉得這種病要怎麼治,但她想,既然是因為暗戀而生的花,那麼能讓對方知道的話,也許就是一種解決辦法了吧,即使那個人......並不是她。


        「那個人肯定......肯定也會喜歡......爆豪同──」


        話還沒說完,一雙手臂用力扯過她,溫熱覆上她的唇,她愣了許久才感覺到自己正被爆豪吻著,初時有些侵略性的力道在她唇間輾轉纏綿,有些顫抖、像是失而復得的欣喜和眷戀,僅僅只是貼著她便能感受到他所有的情感。


        「麗日妳這呆子。」她聽見他的聲音沙啞著開口。


        而她開滿心間的姬金魚草,綻放最後的芬芳,連同縛著心臟的藤蔓一起,融成了一朵顏色清亮的香檳玫瑰。


---


讓大家久等的第8章......剛剛發的不曉得為什麼被屏蔽了(永遠不懂屏蔽標準

雖然之前說這章應該會是最終章,結果寫一寫發現應該還會再有一章(爆笑

所以還會有第九章......但我已經寫完了,只是在潤字審稿,明天應該就能發:)

评论 ( 8 )
热度 ( 92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