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花吐き病 07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雙向暗戀,有花吐症梗,不適注意。

➢前篇請往這→ 01 02 03 04 05 06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爆......豪......」


        御茶子在烈陽下倒地時的呢喃雖然並不大聲,但爆豪還是聽見了。他轉身時只看見她就像體育季那天一樣,伴隨著她吐出的片片白花,在有些滾燙的地板上微微發顫。


        「麗日同──」


        「臭久你不准動!」他在綠谷蹲下就將要碰上她時怒吼出聲,很快地箭步上前,「你沒聽見嗎?她剛才叫的是我吧?」


        「可、可是小勝──」


        「閉嘴,滾回去跑你的步,我帶她去保健室!」


        前後的同學們似乎察覺到這裡的騷動紛紛靠近,爆豪剛抱起已經失去意識的御茶子,女孩們一下子都圍了上來。


        梅雨十分擔憂地開口:「小御茶子她現在病得很重,還是我跟你們一起去保健室會不會比較好......」


        「老子一個人就行了,繼續囉囉嗦嗦這傢伙就要撐不住了。」他頓了頓,「不就是會吐出花嗎──咳咳咳。」語尾帶了幾下不尋常的咳嗽。


        原本站在一旁的瀨呂看著手抱御茶子突然咳起嗽的爆豪,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站到兩人之間,一手推著爆豪示意他離開:「太多人一起去的話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就讓爆豪帶著麗日去......再拖下去反而不好,我們等之後再去看麗日怎麼樣。」


        「對啊,太多人跟著去也沒什麼益處,不如大家等午休結束再去看看她也不遲,也要讓她稍微休息一下。」上鳴被瀨呂拉著一起擋在眾人前面,他眨眨眼便進入狀況跟著說服還想湊上去的女孩們和綠谷飯田兩人。


        爆豪看了他們一眼,緊緊手中還在顫抖咳嗽的少女快步往校舍方向走去。


        事實上對他來說,每走一步都是煎熬。


        少女剛跑完步還沒擦乾的汗和他的混合在一起,不知怎麼總讓他覺得鼻尖都是甜膩的味道,和他一樣因為過熱脫下運動外套只剩黑色背心,領口稍稍開得有些大露出曲線的胸口一下下貼著他起伏,他的腦袋裡飄過了好幾瞬夜裡做過的夢,喉間的刺痛感也越發強烈,痛得他幾乎喘不過氣。


        爆豪用力咬緊下唇,腳下像是大步大步的跑了起來,上半身依舊穩穩抱著御茶子,甚至讓她往自己的身上更湊近一些以免她滑落。


        一路到了保健室,拉門是開著的,恢復女郎並不在裡面,也沒有其他受傷生病的學生在這裡。他逕自將她放在靠窗能呼吸新鮮空氣的床上,動作十分輕柔而小心翼翼。


        一手撫上她一顫一顫的背輕拍幾下,另一手則是接住了她所吐出的一朵朵白花。稍微湊近觀察,是和他不一樣的米白色花辦、根部點綴著嫩黃,還有一些熟悉的香味──他這幾個月以來重覆在她身上聞到的香味。


        「原來是這個──咳咳咳咳咳,」喃喃自語方落,爆豪再也抑制不住那股疼痛,瘋狂地咳起嗽來,像是不從他體內咳出點什麼不罷休,帶著血腥味的咳嗽和玫瑰花如數墜落。


        原本只是半靠著床板的身子滑到地板上,他緊緊抓著潔白的床單,指節骨用力到泛起異常蒼白。腦海中如煙花絢爛,煙花還是玫瑰形狀,在他飄移的意識裡斑斕綻放。


        直到此刻爆豪才終於記起自己發病的日子,並不是什麼模糊記憶中的幾個月,而是在他第一次夢見她的那一夜。


        汗濕了睡衫從夢中驚醒,指間彷彿還殘留著少女喘息的溫度,真實地不像是在夢裡,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驚懼憤怒,洩憤似地把床上一應物品掃下,連同那朵色澤鮮艷欲滴的玫瑰也一同被他炸個稀爛。之後的每一夜,他除了必須處理自己的貼身衣物,也得處理一朵從他口中吐出的香檳玫瑰。


        不願讓派閥眾人知道於是在查詢網路無果後自己一個人偷偷上圖書館,好幾日的翻找才讓他終於找到《世界奇異大全》,即使理智上不怎麼相信花吐症,本身的狀況卻也讓他不得不去相信,他撕下治療方法那一頁,摺疊著收在抽屜裡最深處,只因為那四個字:兩情相悅。


        必須要和暗戀的人兩情相悅、互訴衷情才能治好,否則便會在幾個月內死去。


        對爆豪來說,這怎麼可能呢?要他和那個從開學以來便總是在臭久身邊的少女訴說自己的情感?還得兩情相悅?


        「別開玩笑了,老子才不會就這樣被這種怪病殺死!」


        懷抱這樣的信念一日日撐了過來,拼命在所有人面前抑制自己的病情,香檳玫瑰被他硬生生壓著只能在夜晚時分盡情綻放,玫瑰花卻像是在他身體裡生了根,開始模糊他的記憶。


        在他漸漸凌亂模糊的記憶裡,只有麗日御茶子五個字顏色格外明亮 ,步步生花。



---



決定在我出國之前先把07放出來,基本上08會是最終章!

其實這裡8/11-8/18都不在國內,本來是想要在出國前寫完,無奈這幾天真的不是什麼很好趕稿的狀況ˇˇ

很感謝所有願意等我,留言、私信關心我的人,真的謝謝你們!


同時很抱歉最後一章可能要等18號結束後才能發上來(跪

順便宣傳一下提問箱......大家可以在我出國期間來跟我聊聊天或是點點想看什麼梗><

力所能及的都會想嘗試,有什麼想問也都能問!

大概就這樣,我又要先去躺床了......

评论 ( 15 )
热度 ( 78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