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花吐き病 04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雙向暗戀,有花吐症梗,不適注意。

➢前篇請往這→ 01 02 03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自從御茶子在女孩們面前曝露了自己最近開始咳出花這件事,也向她們坦承可能是得了所謂的花吐症之後,女子會的次數變得十分頻繁。幾乎每一夜都被追問著她的心上人到底是誰,還從她身邊的男孩子們一個一個推測。


        她答不上來,總是模稜兩可的回答不是很確定,讓梅雨一行人十分著急,但仔細想想,事情似乎是有跡可循的。


        烤肉大會當天她因為摔進溪裡全身濕透回來後生了一場病,接著開始無法抑制地咳嗽,最後咳出姬金魚草。在這之後,她只要看向她還沒有歸還的那件連帽衫,腦袋裡想起那天那個眉眼柔和的少年,她就會咳出朵朵白花。


        只是即使她明白自己喜歡上誰,她也不知道究竟要怎麼做才能治好這種病,書上的治療方法被撕去大半,網路上也沒有任何關於這種病的情報,女孩們一群人跑去圖書館查過資料仍然什麼都沒有,她好像只能坐以待斃。


        小透說或許治療的方法會是在暗戀的那個人身上,但是沒有任何資訊也不敢貿然做出行動。更何況......心上人就是班上那個總是對小久態度不友善,基本上遇到誰都是暴言暴語,甚至在體育季上還被用枷鎖綁起來的那個人......這些話要是說出來的話,大概沒什麼人會相信吧。連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可是、可是啊......


        一手撫上心臟跳動的左胸處,御茶子能感覺到那股腥甜又竄升而上。


        「咳咳咳......」


        再次猛咳起來,正午陽光如淬著毒的利刃在她身上刮出滿身汗痕,為了訓練體力的繞圈跑步讓她氣喘吁吁,加上連日咳嗽幾乎整夜睡不好,她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憔悴。


        「麗日同學......妳真的沒問題嗎?」一旁同樣為了訓練體力的綠谷出聲詢問,語氣中有著難掩的擔心,「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話,今天也可以休息沒有關係。」


        「是啊麗日同學,如果生病感冒還勉強自己只會造成反效果,現在還是休息一下的好!」飯田也湊過來說著。


        開學以後便特別熟絡的小久、飯田同學和她三個人在大家眼裡已經成為固定組合,不論是事件前還是事件後,他們都會湊在一起討論彼此的個性哪裡還能加強。這次就是為了增強她的體能,同時鍛鍊小久和飯田同學的腳力,才約在午休期間出來做慢跑訓練。


        事實上不只他們三個,班上許多人一聽到他們想要在午休時間練體能時都紛紛舉手表示想加入,本來碎念著無聊不想參一腳的爆豪也被切島幾個人拉著一起參加。


        爆豪這幾個禮拜好像也生了病,和她一樣戴著口罩,雖然有點想關心但礙於自己實在不是什麼很好跟人說話的狀態,她只有故作不經意的詢問幾句。


        那日所見的柔和沒有再出現在他臉上,他慣有的那些暴躁不耐反而隨著時日增長,推測是因為感冒心情不佳的緣故,好像每天都有發不完的火。即使同住一層樓偶爾能在長廊上擦肩,他的目光也幾乎沒有從自己身上掃過一眼,她早早就洗好的連帽衫一直掛在宿舍房間牆上,遲遲沒有歸還。


        然而從她心上竄出的花朵並沒有因此減少,甚至有與日俱增的趨勢。


        還沒喘上氣回答,曾暗暗聞了一整天的味道便從她身旁掠過。御茶子彷彿又感覺到那天連帽衫殘存在她肌膚的熱度、陽光透過少年上翹的髮扎進模糊視野,刺人光線懾得她差點就要睜不開眼。


        「麗、麗日同學?!」


        伴隨周遭同學的驚呼,御茶子雙膝癱軟跪地,胸口處一股劇烈翻湧的疼痛,口罩裡朵朵柔軟壓得她難以呼吸,朦朦朧朧的視線盡頭是少年皺著眉回身的神情。


        她突然就想起體育季那天,同樣燦陽熱烈的日子,個性超過負荷的她雖然想繼續戰鬥,最終倒下後仍是無法站起,全身顫抖著伸出手卻怎麼都碰觸不到他,他始終站得遠遠的,陽光下擺著的戰鬥姿勢耀眼奪目,恍惚間,她像是從那雙赤眸中看見她自己。


        再也無法抑制的那些情感隨著她緩緩墜倒的身子如數吐出,白色小花和輕聲呢喃如雪片散落:「......爆......豪......」


        書上說「直到心花綻盡,便會隨著這份心情一同凋零。」,她想,她心裡的那朵花怕是要開盡凋零了吧。



---



有點......要追上自己正在寫的進度了(抖

评论 ( 8 )
热度 ( 77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