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花吐き病 03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雙向暗戀,有花吐症梗,不適注意。

➢前篇請往這→ 01 02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御茶子在進入樹林和溪流邊界時便停下腳步,她蹲下身嘟噥:「爆豪同學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讓大家覺得難親近啦......」


        明明爆豪就不是那樣難相處的人啊。這樣的念頭一起,她瞬間瞪圓了眼......為什麼,她會這麼認為呢?


        「妳真的是膽子肥了,還敢在背後議論我。」


        御茶子驚地轉身,沒控制好力道左腳絆上右腳整個人朝後跌,原以為會就此落地卻又被扯回去。


        是爆豪拉住她。


        「自己的個性這種時候不用是等著幹嘛?」他語氣不善,動作卻不是太用力,等到她再次站穩才又放開。


        「爆豪同學......」說了句謝謝,張張嘴卻什麼也沒有問出口。


        爆豪撇過臉:「......橡皮頭說過不能單獨行動,妳的腦袋都沒記下這些東西,冒冒失失跑出來是想幹什麼?」


        啊啊,是因為相澤老師的叮嚀才追來的呀。她愣愣地看他許久,在他將要發怒之際噗哧笑出聲。


        「爆豪同學意外地很關心班上同學呢。」御茶子彎起眉眼,細數在她說這句話時少年額間浮冒的青筋,陽光篩過葉片在他臉上投射出幾道光影,她忽然就覺得,真好。


        他跟在她之後來到這裡真好,不論是什麼樣的原因。


        「妳說什麼鬼話?!老子才不是關心妳,早點把事情做完早點烤完肉回去了,哪這麼多時間浪費在這種沒意義的活動上。」


        「欸......說是這麼說,但爆豪同學還是很乖的跟來了嘛,明明也不是強制性活動喔。」


        「少囉嗦了妳!都是那些傢伙整天在旁邊吵......」


        兩個人在溪邊的石頭岸一前一後,陽光下的影子也如他們拌嘴的聲音前後交錯,少女在少年沒有察覺時悄悄往他的方向靠近一步,兩道影近得幾乎要疊在一起。


        她抬起頭,越過他朝前方小跑步,嬌小地身影融入他拉得長長的黑影:「啊啊,爆豪同學你看,那裡剛好有──」


        爆豪連句別在溪邊奔跑都還沒說出口,御茶子踩上青苔的腳下一滑,整個人摔進溪裡。但她又很快地從水裡浮起,身上T恤和短褲已經濕透,有些狼狽地傻笑起來。


        「妳......到底有多蠢!」怒氣衝衝把她從半空中扯回岸邊,御茶子正想抬頭說話,眼前視線倏地暗下,沁著少年味道的連帽衫被丟到她身上,「把濕掉的衣服脫下來換上!」語氣強硬。


        「可是......」


        她還想反駁,爆豪已經不由分說轉過身,「少廢話,給我穿上去。」


        從她視線中可以看見脫下外衫只穿著黑色背心的爆豪背影,素有訓練而結實的手臂隨意插在口袋裡,彎曲弧度的肌肉緊緊繃著,因為方才拉扯自己沾染上的水珠在陽光下晶亮閃爍。


        御茶子抿抿下唇,攢緊懷裡殘存著對方的溫度,猶豫片刻後換上比起自己還大上許多的連帽衫,衣襬長得蓋過她也半濕的短褲,嬌小身軀僅露出一雙白皙的腿。屬於他身上的微微汗味和像是他慣用洗衣精的香味迷茫了她望向他的視線,確認沒有漏掉哪裡才伸手戳戳他:「......換好了哟。」


        當少年忿忿轉身想說點什麼,燦陽下少女穿著寬鬆連帽衫露出大腿神情侷促,他眸子猛地一縮,視線很快撇開。


        「......趕快撿撿就回去,那群傢伙一定也等很久了。」說著便越過她撿起御茶子剛才蹦蹦噠噠跑來想拿的樹枝,沒再將目光放在她身上,轉身往回走。


        「啊......等等我......」


        她抓著濕淋淋的衣服試圖追上他,只是他邁出的步伐又快又大,在他身後怎麼樣也無法與他並肩,也不能像是剛才那樣亦步亦趨跟隨。


        她的腳步慢了下來。她和他之間的距離彷彿從入學開始他們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她個性容易超載動不動就嘔吐,他是戰鬥全能反應也迅速的優等生;她拼命努力為自己製造機會才完成的一次作戰,他只是一擊就把這些粉碎;他被抓走卻又從敵聯合那裡順利逃脫,而她沒有像小久他們那樣出手援救,只能等在家裡看新聞暗自擔心;他筆直走向前方毫無猶豫,她偶爾仍然會對自己的目標感到迷茫。


        麗日御茶子和爆豪勝己,是兩個走在相異道路上截然不同的人啊。


        「喂麗日,妳再走這麼慢老子就不管妳了啊!」


        御茶子朝他的方向看去,少年側身望著她,胡亂抓過的淺亞麻色金髮透著光線明明暗暗,一手抱著成堆樹枝、另一手插在口袋裡,眉頭仍是高高皺起,但不曉得是陽光扎眼造成的錯覺,還是她確實看見他揚起一瞬的唇角,逆光下的身影似乎柔和許多。


        她展眉笑著追了上去:「爆豪同學真該多笑笑的,笑起來多好看。」


        「蛤?妳是摔昏了吧,老子剛才哪裡笑了?」


        「總之就多笑笑嘛,一定會很好看,大家肯定會更喜歡爆豪同學的哟。」


        「誰他媽稀罕──喂,聽我說話啊!」


        她和爆豪的拌嘴聲漸遠,取而代之是梅雨等人呼喚她的聲音。等她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正劇烈咳嗽,背上有幾雙輕輕拍著的手,她咳了許久才終於停下來,然而她咳出花的事情也已經隱藏不住,一朵朵米白色芬芳從她被咳歪的口罩裡墜落。


        書上寫每個人吐出的花都是不太一樣的,會因人而異。而她吐出來的是姬金魚草,花語是──請察覺我的愛意。

评论 ( 16 )
热度 ( 87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