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情濃欲冽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很多,職業英雄時期交往同居中,有車,藏在細節裡(?),不想看車的小伙伴們直接閱讀也是不會有障礙的!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煙花夏日祭!』大大的海報標題吸引了提著晚餐的御茶子,她下意識想拿出手機,卻在碰觸到冰冷機殼的一瞬間又縮回手。


        「......才不跟爆豪君說呢,最討厭了。」她忿忿地嘟噥著,轉身邁步向前。


        她和爆豪冷戰了。


        確切來說,是她單方面的不想再跟他多說話,擅自冷戰起來。


        原因是三天前她在他身上聞到並不是自己使用過的香水味,事實上她一直以來就沒怎麼使用過香水這種東西,擺在梳妝台上的也只是曾經被百百找去拍廣告後廠商贈送的幾罐香水,是那種拍夏日廣告帶有些許檸檬和葡萄柚韻味、揉合薰衣草細膩又不失清爽的甘甜香味。


        但她在他身上聞到的,是近乎甜膩濃郁的玫瑰混合著烏木,泛些苦味揉雜幾許粉末感,像是成熟女人的味道。


        那天正好是他們的交往紀念日。


        「哎小響香,你說,他是不是很過份!」喝得有些半迷茫的御茶子一邊揮舞著手上的空杯,一邊對坐在她身旁支著頭聽她抱怨的耳郎說道。


        「......是是是,是很過份。但茶子再怎麼說妳也不能就這樣一直住在這裡吧,還喝成這樣......」


        頭髮稍稍有些長長的耳郎響香伸手奪過她的玻璃杯,用眼神示意在旁邊候著的上鳴去準備些什麼,有些無奈地嘆息。


        「因為前天去住過小梅雨家了嘛......這兩天老師都在我不能去打擾他們......」御茶子也沒有反抗,逕自往好友身上倒下,「......我沒醉喔......我才沒有喝醉哟,嗝。」


        雖然擔心好友的情況,耳郎聽了她的發言還是禁不住笑,那上鳴在她這裡就沒關係嗎?眼角瞥見一臉委屈抱著被子的上鳴又再次嘴角上揚。


        「......我不是不相信他哟......我很相信他的......只是......」


        御茶子似乎還在叨叨念著什麼,意識越發模糊,聲音也越來越小,細如蚋蚊。恍惚中只感覺好像被人抬到柔軟的地方,隱隱約約聽見耳郎和上鳴在交談,詳細在說些什麼卻無法聽清。


        她並不是介意女人香水的味道,她甚至過於了解他能夠猜想到那大概又是不知哪裡來的女人自己纏上來,最後肯定是被爆豪兇了一頓趕走。


        她在意的是他的態度。


        她明明期待了一整天,等了他一整天。即使當天兩人都還有工作,她也很期待晚上可以看見他,彼此相擁入眠、抑或是敘話到天明。聞到不是自己的香水味時,還心情極好玩笑似地提問:「爆豪君這麼晚回來是跑去哪裡鬼混啦,我聞到一些很香的味道喔,不會是哪個女人的味道吧?」


        『啊?老子去哪還要跟妳報備嗎?圓臉妳是不是管太多啊?』


        『誰知道妳們女孩子那些彎彎繞繞的,老子累了老子要去睡了。』


        這兩句話言猶在耳、重重敲擊御茶子的心臟,雖然爆豪平時也差不多是那樣的態度,工作一整天他肯定很累了,但不同以往的是他最後並沒有告訴她究竟去了哪裡,像是在遮掩什麼的模樣讓她莫名心慌。


        所以逃了出來。


        不是當天馬上就逃走,而是隔天一早傳訊息跟他說父母那裡有事必須要回去一趟,過幾天才會回來,然後就借住到梅雨和耳郎家來了。


        只是看著耳郎和上鳴她就會回想起很多高中時期的事,讓她鬱悶得想喝酒。


        她好想他。御茶子在心裡無數次地說著,閉著的眸子落下一行清淚。


        ✦✦✦


        等到隔天御茶子醒來時上鳴已經出門工作,而耳郎似乎正好休假在家,坐在客廳裡寫寫畫畫些什麼。


        「小響香......抱歉......昨天給妳添麻煩、也給上鳴同學添麻煩了......」她的嗓音有些沙啞,眼眶有些疼痛發熱的感覺讓她不用看就能知道自己大概是晚上又哭紅了眼,多麼狼狽。


        「沒事沒事,電氣那傢伙不會介意的。」


        御茶子眨眨眼,電氣啊......雖然不知道耳郎是不是無意識地說出口,但是真好呢。這麼一想,心裡又有些發酸。


        「對了茶子,今天要不要一起去祭典?」耳郎站起身朝她走來,似乎是嚥嚥口水才開口,語氣中有些難以遮掩的猶疑,「小、小梅雨他們發訊息來說想要一起去祭典玩,妳今天也休假吧?等一下一起去挑浴衣,晚上再去逛祭典怎麼樣?」


        不過正處於低迷狀態的御茶子並沒有感覺到她的異樣,垂眸思考了一下便點點頭。她本來就想去的,只是原本想找的人......


        一向活力的茶色瞳眸又染上幾許灰,耳郎輕拍了她幾下並沒有多說些什麼,走回房間替她和自己拿了背包:「出去散散心也好?」


        「嗯。」


        後來的一整天,耳郎帶著她到各大百貨去試穿各式各樣的浴衣,途中遇見八百萬時還被帶去似乎是八百萬常去的店,折騰到天色染上一層薄腥御茶子才終於選定想要的款式。


        耳郎帶著她兩個人到祭典入口處的一根大柱子前,看她一路沉默有些欲言又止:「......茶子妳在這裡等我一下,上鳴那傢伙迷路了,我、我去找他......」


        「沒關係,妳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等等小梅雨她們也就要來了吧。」


        「是、是啊,那妳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說著,同樣換上一襲深藍色織金色雲紋的耳郎便朝著神社下方階梯跑去,很快就沒了蹤影。


        等到耳郎離開她身邊,御茶子嘆了一口氣。這樣下去總是讓耳郎他們擔心也不好,小梅雨他們肯定也很關心她的情況才約她來的,她得打起精神來才好。她像是要替自己鼓勵似地雙手握拳舉起,一直垂喪的頭抬起:「好!打起精神──」


        已經半升起的夜色沿著神社階梯掛上一個個暈黃燈籠,男男女女的人群喧鬧著步入夏日祭典街區,章魚燒和炒麵的味道混合著些許甜膩像是蘋果糖的香味,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專屬於夏日祭的濃厚氣息在頃刻間遠去。


        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街區的盡頭,在這人群中,朝她的方向一步步靠近。


        御茶子突然就想起許多年前也是類似的情節,她因為那一句根本不知道算不算的上是邀約的『六點神社入口』六個字等在入口鳥居,有些扭捏的攢緊身上鑲著櫻文的橙色浴衣衣袖。原本還自嘲著肯定是自作多情準備離開,一抬頭便看見爆豪勝己從街口盡頭緩緩朝她步來。


        她總是能從人群中一眼認出他,不耐煩皺著的眉、顯瘦卻厚實的胸膛、隨意把手插在口袋或是擺放在後腦勺的走路方式,無論從前還是現在,她都能一眼看見他。不同過去的是,總是嫌麻煩不肯穿浴衣的爆豪,現在卻穿著一身濃黑織金色花紋的浴衣,站到她面前。


        「圓臉,」爆豪伸手捏捏她的鼻子,她還不及閃避就被牽住了手,「家裡的事都處理好了嗎?還麻煩嗎?」


        「欸?」


        看御茶子迷茫的模樣他輕嘖了一聲:「妳不是說家裡有事要回去處理才都沒回來?妳的智力是隨著時間逐漸減少嗎?」


        「啊......嗯。」她垂眸,一下子就明白這大概是耳郎和上鳴的傑作,直直盯著他握緊自己的手,她卻沒有辦法如同以往直率地牽握回去。


        男人還在絮絮滔滔:「但妳不在家裡果然安靜多了,誰讓妳總是吵吵鬧鬧,做個飯也得嚷上半天,只有洗衣服洗得比較好......」


        「那,爆豪君覺得我不在家裡比較好嗎?」


        小聲不帶有任何情緒的聲音響起,爆豪偏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側的御茶子,櫻花粉的浴衣用偏深一些的桃色線勾勒出一朵朵綻放的團花丸文和菱形織紋,紫藤色的矢絣腰帶綴著著金色細紋,短髮在後腦勺束成小小馬尾,耳側別著金魚草花飾。她的頭一直低低的,從高中畢業許久依然不怎麼成長的身高讓身著浴衣的她看起來更加嬌小,彷彿下一秒就要消失在人群中。


        鴿血色雙眸蒙上一層陰影,他皺緊川字,手下用力扯著她繞路走到人煙稀少的神社後方,一把將她困在樹幹上,一手用力握著她的手、一手捏住她的下巴。


        「妳......是什麼意思?」語氣不善。


        眼前的女人深呼吸一口氣,再次抬頭眼眶裡卻盛滿淚水,爆豪呆愣片刻,帶著哭腔的嗓音破碎溢出:「......不、不是嗎?爆豪君你不是總是嫌棄我飯做得不好、老是笨手笨腳,做什麼都礙事嗎?所以也不願意告訴我去了哪裡,身上還有女人的香水味......」


        御茶子拼命顫抖著,無法克制自己一句句吐露。從感受到他溫度的那瞬間她就好想撲進他懷裡撒嬌,但只要一想起那天他躲避的態度,便疼得她無法呼吸。


        「什──」


        「......明明那天、明明那天是交往紀念日......雖然工作一整天很累了,但也不想多跟我說說話......難道不是、不是討厭我了嗎......像我這樣的、像我這樣的──」


        御茶子的話沒說完,爆豪彎身截住她的所有言語,溫熱在她柔軟的唇上肆虐,她睜大雙眼卻也沒有推開他,眼眶蓄著的淚瞬時落下。


        太狡猾了......爆豪勝己這個人。所有感情透過他的唇舌傳遞而來,一下子便撫平她的不安慌張,這樣還讓她怎麼對他生氣。


        「妳在說什麼蠢話,腦袋都不能用了嗎?!」他在兩人稍稍分開的間隙抵上她的額,雙瞳緊緊盯著她還在流淚的眼眸,幾乎是貼著彼此唇瓣的距離,「我還想著妳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竟然在這種時候跑不見,結果妳是在懷疑我,啊??」


        「嗚......誰叫爆豪君,態度總是這麼差......還、還嫌棄我......」


        「我......妳!本來飯就做得沒我好有什麼好說──」


        「你看!就是這樣!是不是討厭我才老是都沒有好話說,還不陪我一起過紀念日!」她伸出不再被束縛的手,用力搥打男人的胸膛。


        「......妳......我好好說話妳還得寸進尺了,」爆豪氣得額間浮起青筋,再次捉住揮舞的小手,「老子是因為要送妳的東西出了意外,覺得很沒面子才不想那天跟妳說話的啦!」


        「咦?」茶色眸子不可置信地眨了眨,「什麼?」


        他深吸一口氣,還是忿忿說道:「......妳聞到的香水味應該是店員的啦,那裡每個女人身上都臭得跟什麼一樣,有夠噁心。把女朋友的禮物訂錯日期我爆豪勝己這輩子從來沒這麼丟臉過,這些是要怎麼對妳說啦!啊?」


        「可是你現在就說了......」


        「要不是因為妳哭成這副蠢模樣我才不想說啊渾蛋!妳是跟臭久那些傢伙混久了講話越來越欠揍嗎!」


        原本還在抽泣的御茶子再也禁不住嘴角笑意,還沾著淚水的眼尾彎起愉悅的弧度。


        「還笑!剛剛哭成那副蠢德行現在笑成這副傻樣是怎樣!醜死了啊圓臉!」


        「嘿嘿嘿......小勝也有做不到的事、也會犯錯呢。」她小心翼翼地伸手鑽進他的掌心間,輕輕撓了幾下。


        「叫妳不准像那樣叫我了啊!!!」像是被踩到起火點地大聲怒吼,他手中力道卻是輕柔,如同從前那樣。


        她往他身旁又靠近了些:「爆豪君很難得穿浴衣喔,很好看,感覺很成熟。」


        「......閉嘴啦!老子想穿什麼就穿什麼。」


        「我很開心喔......可以跟穿浴衣的爆豪君一起逛祭典,好像是情侶裝一樣。」


        「少囉嗦,誰要妳今天穿成這樣了,又矮又蠢。」剛剛他就很想講了,一路上有很多男人一直盯著她看讓他很不爽啊。


        軟嫩手指轉為扣著他稍有些粗糙的十指,御茶子一個側身栽進他懷中,纖瘦雙臂環抱住他,抬眸看向他:「吶,勝己。」


        「抱我好不好?」


        ✦✦✦


        後來,御茶子是在爆豪懷裡醒來的,他的雙手雙腳緊緊將她扣在懷裡讓她一動也不能動,身下似乎還有什麼留在她體內,她耳朵一紅抬頭看向窗外,似乎正好是放煙火的時刻。


        小小的一束光線歪歪扭扭划開沉黑的夜空,在靠月亮最近的地方絢爛綻放,鮮豔火光渲染開一層層光暈,轉瞬即逝,又在另一處盛大開放、消散。在這一大篇燦色花瓣中,她從窗戶玻璃倒影看見了自己和爆豪的身影,像是融在夜色裡的煙花中,忽明忽暗。


        「我愛你哟,勝己。」沒來由地,她開口道。


        「......嗯。」身後傳來是不甚坦率卻難以隱藏語尾上揚的一聲壓抑。


        大概,她和他就像那煙花一樣吧,歪歪扭扭追循著燦爛發光的那一剎,過程總是會有衝突和不愉快,像是空中互相碰撞的火花,只是最終還是會一起歸於黑夜,殊途同歸。


        而她還想要和他一起,就這樣走過很多很多年,抵死纏綿。


---


該怎麼說,算是破百粉的一個小福利><(?

一不小心就有點爆字(也沒有

本來只是想寫寫浴衣車,結果中間扯了一堆有的沒有的(跪


想要表達的是,即使知彼知己也還是會因為對方的態度而感到慌亂不安,就如同茶子,並不是真的去懷疑爆豪做了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只是從隻言片語中察覺出他隱瞞了什麼沒有說感到失落。

而爆豪也不是那個總是事事都能辦好的天才型少年(我眼裡是這樣的),偶爾也會犯錯,犯錯的時候也會覺得丟臉不敢訴說(本來就不坦率),多了一點普通人的氣息,卻依然是寵愛女朋友的那個模範男友(咦?)


從碰觸彼此的方式就能知道對方的感情也是想要表達兩人羈絆之深的地方,所以茶子其實到了後面也不是在生氣,只是抱怨似地撒嬌。


像是這樣相處方式的勝茶我也很喜歡,不如說正因為是勝茶才能有這樣的相處方式。

順便在文章中偷偷塞了自己喜歡的CP......感謝這次的主力助攻肯定是上鳴和耳郎兩個人了(雙手合十


然後車......寫車真的很花腦力啊......但這大概是我人生中寫最長的一輛車,一不小心也爆字數,還偷偷揭露個人性癖(?),我盡力了,希望不翻車QQ

如果發現有哪裡不妥也要跟我說──><!


希望大家會喜歡,另外也謝謝各位粉絲們,我會繼續努力的><

评论 ( 30 )
热度 ( 142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