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病裡溫情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很多,職業英雄時期交往同居中,高中時期是自以為低調戀愛但全班都默默看在眼裡,一次滿足我的兩種欲望(好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接到御茶子事務所的聯絡後,爆豪因為已經沒有什麼任務匆匆忙忙離開趕到事務所大樓,看見的就是躺倒在休息室裡睡得深沉、頭上纏著繃帶的女朋友。


        「是為了救差點被落下的鷹架壓到的小孩子,只是她的個性一瞬好像有些遲緩,還是有被沖擊到,不過是輕傷。是她說要一定要先聯絡你的。」


        這個呆子!他在心裡怒罵,朝同是職業英雄的御茶子同事點點頭走進休息室,在她身邊坐了下來。看她臉上不正常的紅暈隨即想到了什麼,伸手探向她的額頭──


        「好燙,笨蛋麗日,發燒了自己不知道嗎!」


        像是對他的聲音特別敏感,躺在床上的少女緩緩睜開雙眼,朦朧的視線對向他:「唔......爆豪君......」


        「妳醒了?醒了就跟我回家。」大手輕輕拂過她頭上的繃帶然後站起身。


        意識還沒有特別清醒的御茶子點點頭翻身準備下床,腳才剛著地,爆豪便把安放在旁邊的鞋子遞過來,半跪著替她穿上:「妳還走得動嗎?」


        她點點頭,然而又馬上搖搖頭。


        「......想要怎麼樣趕快決定,妳能不能走?」


        能從爆豪的語氣和挑著的眉感覺到怒意,但替她穿上鞋子的手又特別溫柔,御茶子最終撒嬌似地朝他伸手。


        「走不動了,爆豪君揹我。」


        「嘖,多大的人了還要人揹。」


        說是這麼說,他還是背對她蹲下身,那個令她安心的背影是她送他的橫須賀外套虎紋刺繡,她忍著有點委屈的淚意,動作輕緩爬上他的背,雙手牢牢抱住他的肩頸。


        「......爆豪君,對不起。」或許是頭腦正發著高熱讓她特別脆弱,幾乎是碰觸到他的背她就忍不住雙眼氤氳的淚水,淚水的溫熱落在爆豪心上。


        這樣的場景就好像許多年前,他們都還在雄英唸書的那一天。


        ✦✦✦


        那是在爆豪和御茶子開始交往半年之後。


        才剛剛開始早晨的個性鍛鍊課程,御茶子突然感覺太陽穴處一陣抽抽地疼,比起前幾次訓練造成的眩暈還要更加猛烈,她皺緊秀眉,舉起手臂的動作比平時更加遲緩,發動個性的過程也沒有那麼自然。


        「喂圓臉,妳在幹什麼?」她古怪的模樣甚至連站在幾公尺遠不停練習爆破的爆豪也察覺,沒有停止手上動作仍然稍稍靠近她幾步。


        「......欸?」御茶子下意識地開口,雙手用力朝自己圓潤的雙頰拍打,「我沒事,剛才有點恍神了。爆豪同學找我?」


        「誰找妳了,我是要說這堂課妳要是不練習就別在那礙事!」


        是平常一貫責備不耐的語氣,然而爆豪緊緊盯著少女的視線稍稍有些鬆動。


        「欸嘿嘿,說的也是呢,那我就繼續練習了。」她深呼吸著強壓下來自太陽穴的刺疼,或許是連日來的重度訓練讓身體有一些吃不消,這麼想著再度為自己的體力不足嘆息,繼續進行自己的訓練。


        原本想著中午午休過後讓身體休息一下或許會緩解頭痛,沒想到下午的第一堂課才剛結束,更加強烈的疼像是從全身上下毛孔一湧而出,御茶子甚至感覺到腦袋裡燒灼燒灼的不適。


        「......呼。」這大概是感冒了吧,她想。只是接下來的課不好缺席,之前的考試也曾經被相澤老師提過她只堪堪及格邊緣,反正再幾堂課就要放學了,再撐一下下就行。


        她閉上眼再一次做深呼吸,剛睜開眼就看見那雙漂亮的鴿血色雙眸在自己面前。


        「喂,妳這傢伙。」


        怎麼連進入耳朵裡的聲音變得遙遠空蕩,御茶子眨眨有些模糊的眼睛,眼神露出詢問。


        「妳生病了吧?」看著她整個行動遲緩連他已經這麼靠近了都沒有察覺,爆豪眉頭皺得死緊,心情一下子惡劣到谷底。


        「什麼生病,我很好哟,只是有點犯睏而已。」說著打算繼續書寫自己的課堂筆記,她握著筆的手卻被同時握住舉起,赤眸少年雙眼載滿的盛怒攫住了她。


        「妳的手......喂,妳在發燒啊!」


        果不期然,少女的體溫已經高到不太正常的地步,所以才會連一向都是高熱體溫的他都能感受到燙熱。爆豪逕自把她從座位上拉起來,不等她抗議反駁只對著切島等人說了句交給你們就直接拉著她走出教室。


        待到兩個人都已經不見影了,偷偷探頭去觀察的上鳴才一溜煙又摸回教室:「看不出來呢,爆豪這麼關心女朋友的身體狀況。」


        「你小聲點,不是說好要保密嗎?」耳郎順勢就拍了一臉興奮的上鳴後腦勺。


        上鳴依舊不怕死的回答:「又沒有什麼關係,反正爆豪聽不見了啦。」


        「不過麗日同學看起來也真的挺不舒服的,不知道她狀況怎麼樣......」綠谷也看向教室外,雖然小勝肯定能夠照顧好她,但還是稍微有些擔心。


        「我只希望小御茶子可以不要再那麼逞強就好。」熟知御茶子強撐性格的梅雨嘆息。


        雖然爆豪強硬地拉著御茶子氣沖沖往外走,步伐卻沒有跨得很大,時不時就回頭看看少女的狀況:「妳還能走嗎?」


        「......還可以......我沒事。」已經控制不住的溫熱吐息,她一貫晶亮的茶眸染上一層水霧,除了眼前少年的背影以外其他都看不清晰,「我也可以自己走的......」


        這句話彷彿踩在爆豪的導火點上,他的額間青筋浮出,忍耐許久終於受不了一個回身將她整個人公主抱起。


        「妳再說一次妳沒事試試看,小心我把妳丟出校舍大樓!」


        明明是盛怒狀態的威脅語氣,御茶子卻從他環抱自己的雙臂感覺出一絲絲流露的溫柔,她一下子鼻頭酸澀,雙手勾住他的脖頸,嗓音軟糯在他耳邊小聲喃喃:「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老子才沒擔心妳,想要當英雄的人還不去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是在輕視以後可能會做為對手的敵人嗎?還是妳想要用身體有狀況這種理由來當作落敗的藉口?在救援的時候也因為身體不適導致救援失敗?是這樣嗎麗日,這就是妳想要成為的英雄?」


        然而爆豪卻沒有像他抱起她時那般溫柔,對著她就是一陣痛罵,語氣尖銳地直直刺進她的心裡,彷彿還有些疼痛感。


        才不是,她才不是想要成為這樣的英雄。御茶子緊緊手臂,臉埋在他溫暖的肩頸,任由眼眶積聚起淚水。爆豪說得沒有錯,應該要調適好自己保持在最佳的身體狀態才是好的英雄,她的行為簡直就是在蔑視英雄的專業。


        可是......可是啊。


        接下來她的意識有些昏昏沉沉,只記得朦朧中恢復女郎說了些什麼,然後她就躺在保健室柔軟的大床,半夢半醒間手中始終有著令人安心的溫熱觸感,她知道,那肯定是爆豪。


        那個明明總是語氣不善、說他一點也不關心她甚至說出重話,卻在她昏睡期間緊緊握著她的爆豪。


        「對不起......爆豪君......」御茶子聽見她自己的聲音,遠得像是在天邊,又像是從心口一下一下敲擊而生,「我沒有輕視敵人,也不想因為強撐著身體不適導致救援失敗,那樣的根本不是英雄......」


        「我只是......想要再追上你一點......想變強......要跟你......並肩......」


        1A的同學們都有極具特色華麗而強大的個性,其中數一數二的大概就是爆豪、轟、綠谷這幾個人。像她這樣經常體力不足,甚至在班上還曾經只到及格邊緣的人,怎麼樣都想要再追上他一點。


        所以即使入夜了也堅持鍛鍊,天還沒亮便起床晨跑,在別人都看不見的地方一直拼命努力鍛鍊個性,想要變得更強,想要能夠站在他的身旁。


        「傻瓜。」放在額頭的冰敷包被移開,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綿長溫熱和柔軟,還有無奈的嘆息,「那裡本來就是妳的位置。」


        對於爆豪來說,眼前明明平時性格柔軟溫和的像是一塊任人捏的年糕,在體育季上面對他卻一次次不肯輕易認輸的少女已經足夠強悍了。想要變強的心他也十分能夠理解和體諒,他只是希望她多把自己考慮進去,希望她好好的。


        「下次再這樣胡鬧小心我炸了妳,以後有不舒服一定要馬上找我跟我說,聽到沒有?」


        模模糊糊地女聲飄散在空氣中,有些甜膩的微熱:「好。」


        ✦✦✦


        「所以這次是怎麼了,嗯?」濃豔的鴿血色瞳眸半瞇,爆豪揹著御茶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仍是一片乾淨的藍,暖洋洋的淺金色陽光穿雲而出。


        茶色頭髮散落在他的肩背上,她輕蹭幾下,聲音黏膩地像是許多年前那樣。


        「我是打算回家的......把昨天打完的報告交出去就打算回家的......」


        「嗯。」


        「後來路上看到小孩子......還有已經快砸到他的鷹架......才跑過去的......」


        「嗯。」


        「......不要生氣......我沒有逞強喔。」


        「我沒生氣。」把有些下滑的少女又往上提了提。


        「騙人......爆豪君......在生氣。你在氣什麼?」


        御茶子又蹭了蹭他的肩頸,溫熱吐息灑在他被她靠著的皮膚,惹得爆豪一陣震顫,半晌才悶悶地開口:「......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讓我去接妳就好。」


        看吧,他果然在生氣。


        「唔,這樣那孩子就有可能會被砸到了......」語氣停頓,想了又想才繼續說,「而且,我本來就是......要去找你的呀。」早退的第一時間她想到的就是他,所以才想著直接去他的事務所說一聲,要是他在出任務撲空也能請事務所的人傳遞消息,她是這麼想的。


        「......都已經燒成這樣了,還走來找我幹什麼,嫌病還不夠嚴重嗎。」爆豪又將她往上提了提。


        「因為......」御茶子偏過頭,從她的角度可以看見爆豪精細好看的側臉,矇矓地只餘最後一點點意識和力氣,她想也沒想稍稍使力抬頭在他臉上落下了很輕很淺的親吻,淺到讓爆豪有一瞬間以為剛才皮膚碰觸的感覺是錯覺,「我想快點見到你嘛。」


        再一次的,出社會好一段時間了的爆豪勝己,感覺自己心臟燙地一軟,忍不住愣地側頭看向她。少女閉上眼不再說話,背上感覺到平穩規律的呼吸,看來是睡著了。


        御茶子從以前就一直有幾個不算太好的習慣,其中一個就是身體不舒服時只要沒有影響基礎行動,她都會強撐著忍耐。


        後來遇見爆豪以後,她終於學會要怎麼在生病的時候對著人撒嬌示弱,也只會對他撒嬌示弱。這讓爆豪心裡十分受用,雖然可以的話他希望她什麼病痛都不會有,那顯然是非常困難的事。


        「傻瓜、呆子、蠢蛋。」他小聲地抱怨,像是怕吵醒她似的走路步伐變得更加緩慢,「生病該見的是醫生不是我啦,笨蛋麗日。」


                Fin.

---


其實我想不到標題可以打什麼,取名廢,就是突然想寫一個病中的御茶子跟溫柔的爆豪,不要打我。


感覺御茶子就是一個很堅強的女孩、知道自己實力不足又不希望去麻煩別人所以偶爾就會有所逞強。在寫高中的時候,除了爆豪自己很明顯察覺她的這個壞習慣,其他同學大概也有所感覺,只是只有爆豪可以強力敲開她的心牆......像是這樣所以才能夠成為情侶啊><


畢業後完全就是在撒嬌了,撒嬌有順毛也有,爆豪就是御茶子感覺脆弱的時候第一個想到也第一個想要見到的人,所以才會自己跑過去想找他。


大概就這樣,順便貼一下お題箱,歡迎大家點文放梗!(又在挖坑

评论 ( 6 )
热度 ( 85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