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再不放手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高二時期,已交往:)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地平線上的一線橘灑滿整座城市,商店街大樓的玻璃窗彷彿被鍍了一層淺色的金箔,在夕陽光下閃閃發亮。


        一道影子快步掠過,爆豪一邊怒吼著踩過看起來被染得橘紅的柏油路,礙於平時有個性限制令讓他不能隨心所欲向前,嘶喊的聲音變得更大聲。


        「臭圓臉!!妳到底在哪裡!」


        焦急地尋遍街頭巷尾每一寸,鑽進每個看起來有些陰暗的小巷,一邊奔跑著手中重複一遍遍按下通話鍵的動作,然而對面的回音只有幾個冗長的嘟嘟聲,讓他內心的焦躁擔憂膨脹得越來越大。


        那時候......那時候為什麼就那樣放手了!爆豪咬緊下唇,力道大得幾乎要咬出血絲。


        時間回溯到十幾分鐘前。


        升上高二後的文化祭,2A全體一致通過要演一齣勇者鬥惡龍的話劇,然而因為人手分配不足的關係,明明也是演員的爆豪和御茶子在休息空檔也被叫出來採買各種需要用的道具和服裝要用的布料等等。


        「真是有夠麻煩,老子為什麼要出來買這些東西,叫上鳴那群傢伙去不是剛剛好嗎。」爆豪雙手抱胸忿忿不平,一邊抱怨著一邊留意身邊少女的步伐是不是還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哎,因為上鳴同學正好在幫耳郎搬器材啊,那時候有空的剛好就我們兩個了嘛。」相比起一臉不耐的爆豪,御茶子臉上反而揚著燦爛的笑,「而且啊,在上學時間還可以這樣兩個人單獨出來,不覺得很像是在約會嗎?」


        「什──妳這個笨圓臉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嘿嘿嘿,因為最近實在是太忙了嘛,所以可以像是這樣一起出來我很高興喔。」


        少女臉上太過直率的歡喜笑容在夕陽下宛如一朵正迎風的向日葵,爆豪感覺自己心口有一股發脹發癢的衝動,他瞬間跨大了步伐轉身朝對方伸出手:「說些什麼莫名其妙的啊,快給我跟上來!」


        御茶子輕笑著小跑步過去,小手扣上他的厚實,下意識在他的掌心摩娑幾下,像是小貓撓撓癢。


        因為準備文化祭的關係,大家放學後也都會在宿舍裡準備道具和服裝,加上要排練話劇,甚至連假日時間也都會拿來排練,為了能夠呈現比高一更加完美的表演,所有人都卯足全力。也因此以前會在週末一起出門的兩個人,可以說是很久沒有兩人單獨相處了。


        這麼想著,御茶子偷偷地用小指在爆豪掌心輕劃幾下,得到爆豪低頭皺眉的疑惑,她抬頭眨眨圓潤的雙眼,再一次揚起笑。


        「幹嘛?笑得像個蠢蛋似的。」雖然這麼說還是扣緊掌中細嫩的爆豪,不自覺把對方往自己身邊拉了一些。


        「沒有呀,就是覺得這樣真好。」順勢就用另一隻手勾著他的手臂,她臉上的笑越發燦爛。


        可以這樣站在他的身邊、光明正大牽著他的手,真好。能夠有這樣的想法,大概是一年前的御茶子完全無法想像的一件事。


        她都還記得剛入學、剛進雄英的時候,爆豪全身散發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對誰好像都沒有好脾氣,特別容易發火,尤其是面對在入學考試幫助過她的小久更是一點就著。但時間久了之後,她慢慢發現這個少年雖然脾氣總是火爆,內心實際上卻比外表理智許多。


        包裝在他尖銳言語下是不欲為人知的柔軟......大概也就那一小部分,可只要稍微觸碰到就能夠感覺到,爆豪勝己,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溫柔得很不坦率絕不會用言語表達的那種。


        「啊,爆豪君等我一下,我的鞋子裡好像有石頭,我弄一下。」


        正陷入些許回憶同時腳被小石子磨得生疼,瀕臨斑馬線的人行道路口,御茶子不得已放開爆豪的手彎身把鞋子裡的石頭倒出來,不知道從哪裡來過馬路的大批人群把她擠到一旁,等她再度抬起頭時,眼前已經沒有那抹亞麻色淺金的身影。


        「咦?」


        而爆豪這裡也是同樣的情景,因為對方突然放開他的手讓他下意識低頭,看見少女彎腰把鞋子裡石頭弄出來再度穿上。對面正好綠燈通行,他只說聲「走了」就邁步,等過完馬路順著人群又往前走幾步路,才忽然發現為什麼始終沒有人勾上來的溫度。


        「圓臉妳也太慢......」他回頭,身後只有一些下班下課三三兩兩聚著的行人,卻沒有本該走在他身邊的少女。


        「喂,麗日!喂!」


        爆豪皺緊眉往回走一邊喊著御茶子的姓,拿出手機找到常設連絡人按下通話鍵,從對方那裡傳來的,卻是一片冷冰冰的嘟嘟聲。


        「這傢伙──」他跨大步伐沿路走回剛才兩人放開手的馬路,仍然沒有看見他所熟悉的茶色,焦急那一瞬漫開在他的心頭,手上握緊的拳頭拼命忍著才沒有爆炸。


        又一次摁下通話鍵,對面傳來的還是長串的嘟嘟聲,在他打算開啟手機的GPS定位功能時,驀地想起她還在用普通折疊手機並沒有定位功能這種東西。


        「可惡!」


        然後就是爆豪撒開步子在大街上呼喊御茶子的名字,喊一次心頭便又揪了一次。


        那傢伙不知道走失的時候應該待在原地等著嗎?難道忘記她之前曾經在路上被一群不良份子覬覦?要是遇上擁有特殊個性的敵人該怎麼辦?為什麼剛剛要放開手啊,用沒牽著的那隻手也能弄鞋子啊,那個笨蛋──!


        腦袋裡不斷回放剛才感覺手掌被微微撓了幾下低頭後看見的那個笑容,他對著始終無法播通的手機大吼:「給我接電話啊!臭圓臉!」


        「──欸你說前面發生車禍了?」


        「對啊,好像是一個女高中生閃避不及被車撞──」


        耳裡聽見路人的談論內容,他停滯腳步轉頭拉著他們問具體的地點,然後便瘋狂奔跑起來。明知是不可能的,那個傢伙再怎麼樣,躲不開用個性就肯定不會用事的,他卻控制不住自己心裡不斷擴大的不安焦慮。


        他剛才,為什麼就讓她那樣放開手了呢?


        跑到兩人所說的車禍地點,救護車似乎才剛抵達,也有職業英雄在現場指揮,爆豪看見醫療人員抬起的擔架上躺著的並不是他所熟悉的茶色,而是從來沒見過的黑長髮女高中生,本來繃得緊緊的心一秒放鬆又再次糾結起來。


        「喂!麗日!妳在哪裡!」幾乎是用盡全力嘶吼,雙手再也控制不住的爆出火花,引來行人的側目。


        「欸......爆豪君?」


        他的尾音剛落,身後傳來那個直到十幾分鐘前都還在自己耳邊的嗓音,轉身便見到他一直在尋找的少女,用她一貫晶亮的神色望著他。


        「啊,我就知道是爆豪君,剛才看見很像你頭髮的顏色──」


        御茶子話音未落,爆豪一個箭步上前把她扯進懷裡,把她緊緊地鎖在雙手懷抱中,彎身埋在她的肩頸。


        「唔......爆、爆豪君......」她小小聲地喊著,原本放在對方胸前的雙手繞到他背後,安撫似地輕輕摩娑幾下。


        爆豪一直到聽見她喊他的名字才意識兩個人正站在熙來攘往的街上,一邊心裡並不想放開另一邊卻又被他的自尊心拉扯,最終他瞇起眼牽握上她的手,另一隻則是用力捏住她小巧挺俏的鼻子。


        「妳這個蠢蛋!到底跑去哪裡!」


        「唔唔......疼......剛剛一抬頭就沒看見爆豪君了,本來想順著過馬路,可是看見一個跌倒的老奶奶就忍不住去幫忙了......」


        「那為什麼不接老子電話!」


        「欸?啊......電話好像關靜音了所以沒聽見......」


        「妳這傢伙......小心我炸飛妳!去幫助人難道不需要通知一下嗎?!」


        「哎可是,我覺得爆豪君一定可以找到我的嘛。」


        御茶子在爆豪的注視下揚起了微笑,一個極其甜美的笑容。在纖長睫毛底下透出光芒的茶色雙眸,彎彎嘴角上點著兩個顯眼的酒窩,像是清晨沾著朝露的向日葵,笑得他心頭火起,笑得想把她按在自己的懷裡,任意揉捏。


        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好像完全忘記現在兩個人就在大街上,溫熱的大掌捏住她的腰暗暗用力,猛將她往上一提,就這樣鉗著她,吻了下去。


        吻來得突如其來,一點也不溫柔,吸吮在她唇上的力道甚至還有些粗暴。然而御茶子卻能感覺到箍住她的雙手幾不可察的顫抖,她腦中轟然炸開,彷彿看見剛才沿途尋找她焦急又暴躁的爆豪,心裡泛起一點點疼又有一絲絲甜意。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兩唇分離的間隙,她用著綿軟的聲音道歉。


        爆豪並沒有回答,吻畢又再一次緊緊扣住她的手,力道很大,卻沒有讓她感覺任何疼痛。


        「......鬼才擔心妳,下次再這樣隨便亂走失,老子絕對會不管妳。」


        「不會不會,下次不會了。」


        下一次,再也不會隨便放開手/讓妳放開手了。


        ✦✦✦


        後來御茶子的生日,收到了一個跟爆豪一模一樣只是顏色不同的智慧型手機。


        「咦?但這個不是跟爆豪君你的手機一樣嗎?是情侶機?」


        「......哪裡來的話這麼多!以後都給我開著定位追蹤!」



        Fin.


---


原本是塔塔的情侶機梗結果被我變成這樣(爆笑


大概是在想爆豪會因為什麼連絡不到茶子而暴躁,想了想以前沒有智慧型手機的時候電話還是接得很習慣的,那沒接的原因大概會是特殊狀況吧,於是就變成前面那一長串這樣了。

不知道爆豪會不會是個很在意在大街上秀恩愛的人,但我覺得,在他心焦轉成安心在到想要確認一下眼前人實感的過程,衝動可能會讓他理智失控個幾秒就親下去......


而我就特別喜愛他這個衝動凌駕於理智的瞬間。


還有只因為兩個人能夠獨處就特別開心的茶子,我用想像的就覺得她好可愛,好想抱抱揉捏她,也難怪爆豪會忍不住了(欸

评论 ( 5 )
热度 ( 62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