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睫毛輕掃過臉頰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短短的小日常,來源自  @不言之盐  的觸感30題 

➢基本上戀愛腦,私設已交往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

---

        爆豪勝己一直都知道,御茶子有一雙十分好看的眼睛。圓潤水汪的褐色瞳仁總是盛放他難以形容的異彩,無論他說了什麼難聽的話,少女雙眸裡的神色似乎能夠永遠不退縮,依然堅定地正視前方,正視著他。


        所以他忍不住盯著她認真說話的臉,一手繞過長沙發捲弄她堪堪及耳下幾公分的短髮。


        「吶,我說爆豪君!吶!」察覺爆豪似乎並不是特別專心,御茶子嘟起嘴,伸手使勁在他臉眼前揮了揮,「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爆豪皺起眉,拉過她柔嫩的小手包在懷裡,她也習慣性地翻轉手掌,小指在他溫暖厚實的掌心摩娑。


        「妳說什麼?」


        「啊啊果然,你果然沒在聽我說話!」


        「反正妳的腦袋瓜裡也只有一些無聊的事吧。」打了個哈欠。


        「才不無聊!小響香說她得到四張遊樂園的票想要找我們去玩啦!所以我才問你什麼時候有空啊。真是的,每次都不仔細聽我說話!」


        ......這就是無聊事啊。爆豪禁不住又打了哈欠。


        原本在玩弄她頭髮的手縮回來,掀起她短短的瀏海復又放下,瞇起眼一聲冷笑:「......太圓了,不去。」


        「等等這跟我的臉有什麼關係......什麼叫太圓了......爆豪君!」


        就連氣鼓鼓的眼神也依然清澈明亮,明明是因為生氣才喊了他的名字,聽在他耳裡卻有幾分嬌嗔的意味,不得不說,讓他十分受用。


        「去那麼多人的地方要幹嘛?是想要把妳的蠢笨暴露在群眾面前嗎?又不是小孩子了成天只想著玩,幼稚。」只是嘴上仍然是不肯妥協。


        「......那就算了,爆豪君不去就算了。」御茶子咬緊下唇,從交握處抽出自己的手,準備拿起手機,「我找別人一起,小響香說她會和上鳴一起去,我再問問看哪個人要陪我──」


        她的話音未落,手腕處有股發燙的力道扯過她,身子一不穩跌進了更加灼熱的懷抱,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爆豪放大的臉便近在眼前,唇上拂過滾燙的呼吸,他的吻已經重重的落了下來。


        宛如一陣暴風雨,他右手按著她的後腦勺像是要把她嵌進身體裡,長驅直入撬開貝齒,勾弄她的小舌,直到她也終於纏了上來,吸吮間,他感覺到舌尖嚐到些許甜味。


        「唔......」御茶子被吻得無法呼吸,全身血液越發躁動,感覺到自己背後陷入柔軟,胸口一股涼意才讓她回過神來,雙手擋在他的身前,「等......等等!爆豪君!」


        「又怎麼了?」明顯不悅的雙眸,穿過一整片鴿血色的深處是足以燎原的星火。


        「你......你要跟我一起去嗎?」水潤的褐色大眼閃爍著撒嬌哀求,長如羽扇的睫毛在她漂亮的眼睛上來回搧動。


        爆豪半晌沒說話,只在她額頭、臉頰、耳垂、脖頸處落下一連串的親吻,輾轉流連片刻,額頭抵上她的,眨動的睫毛輕輕掃過他的臉頰,就像是有人拿著羽毛輕輕撓過他的心尖,有些發癢。


        他嘆了口氣,整理好她被弄得凌亂的衣襟,把她按在自己的懷裡坐起身:「隨便妳。」


        「欸?」


        「這句話要理解很難?」


        得到的回答是眼前少女拼命點著頭。


        「......老子說,隨便妳啦!到時候再告訴我時間地點。」末了又補充,「不準妳去給我找什麼其他人陪妳,聽見沒?」


        御茶子眨眨眼又眨眨眼,臉上緩緩綻放笑容:「爆豪君......你是吃醋了嗎?」


        「老子是要吃什麼醋啦!!!」


        對於他的回答懷裡的少女似乎格外歡喜,眉眼瞇著笑得不能自已,不斷上下掀的睫毛來來回回輕刷他的脖頸,就像是從前她的每次靠近,都撓得他心頭不住震顫。     


        「妳再笑,老子就對妳不客氣了!」



        Fin.


---


因為想吃糖所以就有點戀愛腦(跪坐

細思爆豪不願意去的原因大概就幾點:大概也知道耳郎會跟上鳴一起不想淌這個渾水、他只想跟她兩個人去。然後聽到茶子要找別人就大吃醋,但最後還是拗不過她所以答應了。

自己是很喜歡那種握著手還要彼此撓一下的橋段,真的是很可愛......

我每天都覺得自己好缺糧好想要糖份啊......

评论 ( 8 )
热度 ( 70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