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MHA.勝茶】心之所向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勝茶高中交往畢業多年後同居

➢角色屬於平哥,OOC屬於我,有糖就屬於大家了><

---

        黃昏的街道上滿是熙來攘往的人潮,小販拖著攤車穿梭在人群中,地平線壓著的那一線橘黃拉長行路人的身影,隱隱約約還能聽見誰吆喝著今日晚報的派發。


        麗日御茶子壓低頭頂上的帽子,湊過去遞給派報童銅板,慢慢閱覽今日的晚間新聞。


        『平安救出受困人質!爆心地再添一筆英雄佳績!』


        大大的一行字登在頭條版面,照片裡米黃色頭髮的男人臉上是與平時無異的爆躁神情,配上記者有些誇大的言詞形容,讓她忍不住噗哧一笑。


        「真是的......就說要多笑笑才好呀,這樣一點也不上相。」她喃喃著,突然想起什麼復又皺緊眉。


        一手撫上自己堪及耳下的棕髮,一不小心就讓設計師把頭髮剪得太短,像是回到高中時期的模樣,讓她莫名感到害羞。而且,不知道爆豪會不會......覺得不好看。


        視線又回到報紙照片上氣勢凌人的爆豪勝己,他總是這樣隨心所欲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好像從來也不把別人的建議聽進去,對於她的事情更是表現出極度的管控慾。她買的衣服不可以,她喜歡吃的東西不可以,她想要晚上看書不可以。


        好像她想要做的事都會被他全盤否決。


        「唉。」饒是如此,她還是就這樣和他走過了這麼多個春秋。


        最後一抹玫瑰紫沒入灰色林立的城鎮大樓,街燈一點點亮起,踩著一雙米色綁帶包包鞋的御茶子步伐有些緩慢,站在剛被刷得粉白的大門前,深呼吸幾次才轉開鑰匙。


        「我回來──」


        「妳怎麼這麼晚?」


        幾乎是她關上門的瞬間,爆豪勝己就已經踩上玄關的白色絨毛地毯,右手插在前幾天兩個人一起買回來的淺藍色刷白牛仔褲口袋,語氣沉悶。


        「啊,我──」


        「妳的頭髮?」


        兩個人的聲音再次重疊,御茶子眨眨眼笑著示意爆豪先說,而爆豪也彷彿理所應當的皺著眉開口:「妳怎麼變這副德性?」


        這副德性什麼的......她在心裡嘆了口氣,知道對方總是沒有好話,脫下淺米色貝雷帽試圖把頭髮梳整得更好看些,臉上還是如往常一般燦爛的笑:「就是想剪頭髮了,怎麼樣?好看吧?是不是像回到高中那樣俏麗可愛?」


        紅眸中微光閃現,他好看的眉依舊皺得緊緊的。


        「誰知道,還不是一樣大餅臉,頭髮長一點還多少能遮住妳的圓臉。」


        圓臉這個形容詞從他們兩個人認識開始就被他掛在嘴邊,這麼多年來他也總是不肯好好叫她名字,像是愛稱似的成天喊著「圓臉」、「大餅臉」。她應該早就習慣了,早該習慣了的。


        這一刻,她卻感覺到莫名委屈。


        「......對,我的臉就是很圓,讓爆豪君一直和一個大圓臉在一起真的是委屈鼎鼎大名的英雄爆心地了。」


        「妳──」


        很少被用這樣的口氣回話,爆豪臉上有些不可置信,然而御茶子也顧不上去看他的表情,光是要抑制眼眶裡氤氳的水氣就用盡全力,她一轉身便奪門而出,粉白色大門阻擋了爆豪原本就要脫口而出的「麗日」兩字。


        「什麼嘛......誇我一下會怎麼樣......」也說不上是多麼委屈,但心口泛著的酸楚讓眼淚不受控制地湧出,她在一盞昏黃的路燈旁停下腳步,抹著淚抽抽搭搭,「勝己大笨蛋、爆豪君這個,大笨蛋!!」


        她其實知道的,爆豪勝己的話有一半要反著來聽,從高中時期就一直是如此。他總是脾氣差、好像說不到兩句就要對著人發火,從來不會正面誇她,也不會坦率地對她吐露心事,更不會輕易地把脆弱的那一面展現給她看。


        可是、可是啊......


        「妳說誰是大笨蛋啊!」


        身後一股力量扯住她,腳步沒踩穩便向後跌入滾燙的懷抱,她聽見爆豪帶著喘息的嗓音在自己耳邊響起,身後起起伏伏的呼吸讓她瞬間便明白對方是一路追著她出來的。


        「天都黑了妳是要跑去哪?就算妳是英雄也有可能遇到危險啊?行動的時候能不能用點腦子啊?妳這個圓圓的腦袋裡都裝些什麼,豆腐嗎?」不出她意料之外的連環怒罵,爆豪勝己環著她的手臂越來越緊,到了她都有些吃痛的地步。


        她也自知理虧,低著頭不發一語,猶豫了許久才把手搭上他的手臂:「......爆豪君......」


        「......剛才不是還叫勝己。」爆豪因著這一聲陷入短暫沉默,他彎身低頭,因為跑得著急,甚至連外套也沒有披上就這樣追著她出來,粗重喘息一下下噴在她耳廓。


        「......對不起勝己。」御茶子細白的手指微微用力搭著他手臂,而爆豪另外一隻手同時覆了上來,厚實手掌包裹住她在外吹風一整天的冰涼。


        「我只是......今天工作不是很順利,想要剪頭髮換心情,結果一不留神剪太短了......然後又看見報紙上刊登了......」


        英雄爆心地又再一次在世人面前展現自己的能力,然而身為戀人的自己竟然連一個小小的工作也不順利。她忍不住就會覺得,爆豪的步伐邁得好快,她個子矮、腿又短,追趕得很辛苦。她......真的能配得上他嗎?


        御茶子並沒有完全說清楚,但爆豪也已經明白大約是怎麼回事。


        他一把捏住她帶著淚痕餘溫的臉頰往自己方向轉,漂亮的鴿血紅寶石色眼睛是顯而易見的嚴肅,甚至還有點火氣,就如同平常的他。


        「不管妳心裡在想什麼,配不配得上是老子說了算,妳只要好好待在這裡,遵照自己的意願去做就行了,其他妳管那麼多幹什麼?」他的語氣還是那樣霸道任性,但卻十分管用的止住她心殼溢出的酸澀。


        「這樣太霸道了,記者還不知道要怎麼編排呢。」


        「哪家報社要是敢亂寫,看我不去把那家報社炸成灰。」


        「你可是英雄喔,別做這種一眼就像反派的事啦。」


        「我才不管這些雜七雜八的鬼東西咧。」


        「......真是的。」


        御茶子終於禁不住笑意,還帶有淚水的臉龐綻開成花,宛如沾染朝露的夏荷,清麗動人。


        雖然爆豪勝己總是隨心所欲,聽不進別人的建議,老是對她的事情表現出極度的管控慾。但她知道的,不讓她買的衣服是怕她要是突然有緊急任務行動不方便,不讓她吃的東西是擔心她吃得不健康,晚上不讓她看書是怕她睡眠不足熬夜太晚。


        在她失落不安的時候,他會用那雙溫暖的近乎滾燙的雙臂把她緊緊擁在懷裡,輕易地就撫平她心上的皺褶。從來不正面誇獎她、也不坦率對她吐露心事,更不輕易把脆弱的那一面展現給她看。可是當他真正感覺脆弱的時候......她只要在他翻來覆去的夜裡,絮絮叨叨地陪伴他整夜,隔天的爆豪勝己,就還是原來盛氣凌人的英雄爆心地。


        麗日御茶子最喜歡的那個爆豪勝己。


        爆豪的大手扣緊她的,而她用力地握一握只為了能夠更加貼近。


        「還有啊,妳那個頭髮......」他冷不防地又開口。


        「怎麼了,果然是不好看嗎?」


        「......就是覺得,長的好一些。」


        「什麼嘛,原來爆豪君是長髮控?那當初你怎麼會喜歡上我呀?」她咯咯地笑著。


        爆豪勝己沒有回話,只是牽握手中柔軟的力度加重,半晌才悶悶地說:「呆子大餅臉。」


        把頭髮留長的話,我所擁有的麗日御茶子就更多了一些。


       Fin.


---


爆豪語言翻譯機:

「誰知道,還不是一樣大餅臉,頭髮長一點還多少能遮住妳的圓臉。」

=「短髮就跟高中的時候一樣可愛啦,但是長髮也很適合妳而且我更喜歡妳留長頭髮。」


哎呀我只是想要用上最後那一句話結果中間打了一大堆XDDD

這句話源自於顧漫的《何以》,小說裡以琛要默笙把頭髮留長,因為這樣她就更多了一點

看到這裡我整顆心都軟了,我覺得好適合放在勝茶裡面,感覺爆豪肯定不會說出來但心裡會這麼想,在爆豪心裡小茶子肯定就是他心目中很棒的英雄(可能比不上歐魯麥特)

小茶子的部分是我個人覺得她肯定一直都很努力,但難免還是會遇到挫折(我想爆豪也是會有),這時候就想找人撒撒嬌,只是某爆炸太郎不按劇本來的時候她心裡的不安就會滿溢出來......不過最終爆豪還是可以很好的安撫她,用他自己的方式

順帶也寫了我心裡明明爆豪是那個態度卻能跟小茶子走得這麼長遠的原因

最後強調一下我還是很喜歡小茶子短髮的哟,超喜歡哟!!


P.S.原本還想寫寫上耳但沒有想到什麼合適的梗,可能就要等之後了><

评论 ( 11 )
热度 ( 71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