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的少女站在成長的盡頭,回首過去。
一路崎嶇,早已繁花盛開。
---
✦一枚小文手但更文很隨性,基本只吃BG也只產BG。
✦沖神(銀魂)、勝茶(MHA)、つきやち(排少)、DracoLuna(HP)、左いづ(A3)、至いづ(A3)、嵐あん(あんスタ)、真緒あん(あんスタ)、ALL悠然(戀與)、上耳(MHA)、相梅雨(MHA)、土三(銀魂)、クロやち(排少)、WonderSteve(WW)、樂紡(アイナナ)、法醫組(Unnatural)

【勝茶】愚人節

---

➢MHA:爆豪勝己x麗日御茶子

➢私設雙向暗戀

➢文筆渣,可能OOC

➢雖然愚人節過了我還是要發><

---


        一早就被母親的愚人節早餐整得火氣騰騰,爆豪勝己繃著一張臉決定今天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所說的任何話。就連派閥成員笑嘻嘻向他打招呼,他也只是冷哼一聲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一手支著頭,全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怎麼啦爆豪,感覺你今天火氣特別大。」饒是如此,上鳴和瀨呂還是笑瞇瞇地湊過來,就和平時一樣。


        「是不是早上遇到愚人節洗禮啊?」


        一踩便擊中他的雷點,爆豪額上青筋浮起:「少廢話,才沒有。」語氣十分不善。


        兩人了然地對看一眼,一人一手勾上他的肩。


        「哎愚人節嘛,被捉弄一下很正常的啦。」


        「對啊,一整天都要加強自己的心臟強度,下一個驚喜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襲來......」


        「老子就說了不是──」他好想把這兩個智障都炸成碎片──


        「什麼?麗日同學可能要休學??」


        教室角落廢久的聲音像是放了數倍大傳進耳朵,爆豪一下子轉過頭就看見蛙吹和耳郎、蘆戶幾個女孩子圍在廢久的座位旁邊,原本還在他旁邊的上鳴瀨呂也湊了過去。


        「那個、那個,麗日同學要休學這件事,你、你們怎麼知道的啊?」


        原本因為不小心太大聲摀起嘴巴的綠谷偷偷瞥了他一眼,那一眼讓爆豪瞬間有些火大。


        「小御茶子前幾天就一直在煩惱,好像是因為他父母的建築公司快破產了。」蛙吹語氣低落地解釋,女孩子們也跟著點點頭。


        然而對於爆豪來說,只有幾個字非常清晰的傳入耳裡,在他腦袋迴盪。


        『前幾天就一直在煩惱。』


        那個大餅臉......前幾天不是都還在笑咪咪地開他玩笑說他脾氣太爆躁要改改,還死要拉著他去買一家什麼甜到不行的麵包,不等他答應就擅自約好下一次要他陪她去什麼地方。為什麼他一點也沒有看出她正在煩惱這種家裡的大事......


        為什麼發生了這種事,卻沒有告訴他?


        爆豪『碰』地一聲站起,桌椅被他的力道撞擊到前後同學的,他走向那群被他的反應嚇到的同學們,陰沉著臉:「那傢伙在哪?」


        「欸,誰......誰?」唯一還能做出反應的似乎只有綠谷一個人,他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說,那個大餅臉現在在哪!」拼命抑制著想要把他炸飛的念頭,爆豪右手用力敲擊他的桌子怒吼,他剛剛看到她的書包好好地在她的座位上,代表她已經來學校,卻始終不見蹤影,讓他的耐心幾乎就要用盡。


        「小御茶子的話,說是要先去找什麼資料所以往圖書館──」


        不等蛙吹把話說完就逕自往教室外走去,對著才剛到學校的切島的招呼也只是無視而過,教室內一群人一直到確定他聽不見他們說話以後才全員鬆了口氣。


        「......你們果然實行這個計劃啦。」


        剛才明明不在場的切島卻好像非常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放好書包便湊過來加入。


        「當然啦,我就說爆豪肯定會受騙上當的。」瀨呂對他豎起了大拇指。


        「可、可是,這個真的沒問題嗎?我覺得小勝好像特別生氣欸......他會不會對麗日同學怎麼樣啊......?」說話的是綠谷出久,他緊緊皺著眉有些擔憂。


        「沒事沒事,肯定沒事啦!麗日同學絕對不會有事的!」上鳴笑咪咪地拍著胸脯保證。


        耳郎微微瞇起眼,小聲地吐槽:「......我看是你要擔心等一下爆豪回來會不會揍死你才對。」


        ✦✦✦


        「爆豪同學,你要多笑一點啦,這樣大家才會覺得你比較好相處、才容易交上朋友啊。」


        「少囉嗦,我才不需要交上什麼朋友,也不需要好相處!」


        「欸......可是我覺得爆豪同學其實多接近一點就很好相處呀,你都給人太壞的第一印象了啦。」


        「就叫妳閉嘴了大餅臉,還有妳不要老是跟著我!」


        「我才沒有跟著你,是順路啊。而且你怎麼可以叫一個柔弱女子大餅臉啊!我的臉才沒有又大又圓!」


        「......妳哪裡柔弱了?臉哪裡不大不圓?」


        「爆豪同學你就是這樣才會沒有朋友喔......」


        「嘰嘰喳喳煩死了,就說老子不缺朋友了!」


        「哎,但我肯定是爆豪同學的朋友了吧!」


        「......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才沒承認妳這種大餅臉是我朋友。」


        「這樣嘴巴壞也會交不到女朋友的喔爆豪同學。」


        少女銀鈴一般的笑聲還在耳邊徘徊,爆豪勝己卻越想越氣,左手用力往牆壁一揍:「可惡。」


        擅自闖進他的生活在他身邊晃蕩,擅自對他的行為做出評論,擅自把他從自己的世界往外拉,擅自在他心裡投下石子產生波瀾,然後現在是想要擅自就離開嗎?


        「被老子找到就完蛋了,妳個呆子大餅臉──」


        「咦?爆豪同學?」


        他轉身,事件的女主角就站在他的身後,手上抱著一疊書一臉無害的看著他。


        「你剛剛是不是喊了我,你在找我──」麗日話還沒說完,爆豪就黑著臉走近直接把她壓往牆壁,「......怎、怎麼了嗎?」


        「妳要休學?」聲音低沉,可以明顯感覺到他的怒氣。


        「什、什麼休學......我聽不懂......」她眨著眼,因為對方太過靠近的距離讓她有些喘不過氣,視線左右飄移。


        「蛙吹他們說妳父母公司破產要休學,為什麼之前都沒有說過?」


        「咦?小梅雨......」被帶著怒氣的紅眸緊盯,麗日幾乎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死去,但她的大腦依然快速運轉,聽見梅雨兩個字的時候,瞬間明白了些什麼,也明白剛剛梅雨傳來的那封不明所以的『小心,爆豪同學去妳那裡了』簡訊用意,「那、那個啊......」


        「爆豪同學,你肯定是被整了......」


        「蛤?」爆豪一下子摸不清頭緒,眉頭皺得更緊。


        「因、因為我沒有要休學呀,雖然最近家裡是有一點吃緊,但還不到要完全破產的地步......」她的目光停留在他看起來燙熨過平整的襯衫上,語氣頓了頓,「我在想,應該是爆豪同學被整了吧,昨天上鳴同學好像就說要實行一個什麼大計劃,但你那時候不在......」


        「......」爆豪沉默地放開她,但是額上冒起無數青筋,臉色比剛才好像又黑了一些。


        「爆豪同學?」


        「上鳴電氣,被老子抓到你就死定了你!」


        爆豪勝己發出怒吼,怒氣衝衝準備回到教室裡找始作俑者算帳,身後一股小小的力道拉住了他。麗日御茶子一手抱著書一手抓著他的衣襬,仰頭望著他。


        「幹什麼放開啦大餅臉!」


        「爆豪同學,謝謝你。」


        「蛤?」


        「你是擔心我所以才來找我的吧?謝謝你。」


        咖啡色眸子裡堆滿溫柔笑意,讓他感覺特別刺眼、特別討厭......特別戳著他心臟的柔軟處。他回過頭繼續往前走,步子不自覺地放慢。


        「誰擔心妳這個大餅臉啊,滾啦!」


        「哎爆豪同學就是這樣口是心非才會容易被班上的人整哟。」


        「就叫妳給我閉嘴了!」


        Fin.


---

雖然我自己從小到大沒被騙過,但還是忍不住試想了一下要是爆豪被整的話......感覺爆豪派閥肯定要是主謀,1A的其他全員都是共犯XDDD

私設雖然是雙向暗戀但大概的情況是這樣的:爆豪明明在喜歡人家茶子自己沒感覺到,反而是被派閥發現於是有了愚人節這一齣。

忍不住要說上鳴你幹得好!!(豎大拇指

啊順帶一提偷偷塞了上耳進去......雖然只是講了一句話......(欸

评论 ( 12 )
热度 ( 64 )

© 芙塵如夢兮 | Powered by LOFTER